迟到的追债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徐酒眠 13.2w阅读 2023-11-30 09:08

文/乐居财经  徐酒眠

“恒大物业把中国恒大告了”的话题,冲上了11月29日的微博热搜榜,最高位置一度占据了第9位,阅读量近3000万。

此前一天晚间,恒大物业(06666.HK)刊发公告称,有关其约134亿的存款质押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一事,其全资附属公司金碧物业有限公司(简称“金碧物业”)已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责任方偿还款项约19.96亿元,以及暂计利息约1.5亿元。

公告当日,恒大物业已收到了法院正式接受立案的通知。

有意思的是,相关话题冲上热搜榜后,11月29日午间,中国恒大(03333.HK)公告称,其与相关附属公司未收到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就金碧物业提出诉讼的通知,并表示将咨询法律意见以维护合法权利,也将适时就上述诉讼的任何重大进展刊发进一步公告。

恒大物业终于对母公司中国恒大采取了法律行动,恒大物业股价高开红盘,后续虽然有所走低,不过11月29日还是收涨1.12%,报0.45港元/股,市盈率(TTM)约2.71倍,总市值约48.65亿港元。

而中国恒大早盘快速下挫,跌幅一度达到12%,当日收跌10.40%,报0.224港元/股,市盈率(TTM)亏损,总市值约29.58亿港元。

追偿21.5亿

此番,恒大物业发起的是第一组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追讨。

根据公告,恒大物业提告的责任方,涉及深圳启航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启航金属”)、贵州广聚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贵阳置业有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中国恒大集团。

乐居财经《物业K线》回顾了此前恒大物业公布的独立调查结果公告,上述责任方主要是第一组20亿元存单质押担保的参与方。

但值得注意的是,调查结果公告中提及的参与方——广州鑫源、深圳恒大材料并不在提告的责任方中。资料显示,它们的全称分别为“广州市鑫源投资有限公司”“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均为中国恒大的附属公司。

其中,广州鑫源仅今年以来涉及的司法案件39起,作为被告的有27起;此外还有涉及9项股权冻结,合计股权数额180万。而深圳恒大材料的风险更甚,9起失信被执行人、涉及金额821.76万元;55起被执行人、涉及被执行总金额约6.77亿元;此外还有高达31次的限制高消费,而其今年以来的司法案件就有582起。

而被提告的深圳启航金属,其实并未出现在此前的调查结果公告中。

乐居财经《物业K线》获悉,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是一家以从事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为主的企业,注册资本5000万元。目前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等均为吴子文。

穿透股权关系,深圳启航金属与恒大似乎并不关联,其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在今年2月份均由“陈怡聪”变更为了“吴子文”。通过公开资料检索,乐居财经《物业K线》也并未发现陈、吴与恒大系的关联。

不过既然出现在了恒大物业的提告名单中,深圳启航金属应该不会与中国恒大没有关系。只是,恒大物业为何放过直接参与腾挪其20亿存款的广州鑫源、深圳恒大材料,而将深圳启航金属放在了追偿名单中?

巨债难追回

“本公司正与恒大物业商讨偿还该质押所涉及款项的方案,方案主要透过本集团转让资产予恒大物业抵销相关款项。”

早在去年7月22日晚间,就恒大物业“消失”的134亿存款公布初步调查结果时,恒大物业与中国恒大就曾在公告中表示,双方正在商讨偿方案。

彼时,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以恒大目前的情况,多方债务逼近,还有债权人提出清盘呈请向其施压,恒大物业何时能够将百亿存款项追回,还需画上一个问号。

果然,近500天过去了,市场和恒大物业的投资者门都没有等来“以资抵债”方案的落实公告。如今,恒大物业一纸诉状将恒大集团告上公堂,但能否真的拿回钱却还是很难说。

目前,恒大集团依然债务负担沉重。根据中国恒大最新公告,截至2023年9月末,恒大地产涉及未能清偿的到期债务累计约2808.30亿元,逾期商票累计约2060.84亿元。

有分析说,恒大物业提告恒大集团,不过是走过场;也有观点表示,恒大物业就是想占个位,好让恒大把钱合法赔偿给恒大物业,本质上是恒大在打左兜掏进右兜的算盘。

过去一年多,恒大集团经历了6次清盘聆讯的延期,最新一次延期至今年12月4日。香港高等法院的法官表示,这将是最后一次延期。如果恒大集团无法在下一次聆讯前满足法院设定的条件,可能会被发布清盘令。

不过,就算真的是后者,何时轮候到恒大物业,其实也是一个未知数。

资料显示,截至2023年9月末,恒大地产标的金额3000万元以上未决诉讼案件数量共计1961件,标的金额总额累计约4534.17亿元。其中,9月期间,恒大地产新增118条被执行信息,新增被执行金额合计约152.73亿元。

而除了已经提告的第一组20亿元存单质押担保,恒大物业需要追回的还有第二笔2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第三组87亿的存单质押担保,以及为恒大项目提供物业管理服务涉及的关联应收款。

截至今年上半年,恒大物业来自关联人士的应收贸易账款约为23.56亿元,占比38.69%。虽然比例比第三方低,但恒大物业几乎对其作了全数减值拨备,计提数额约为23.45亿元,计提比例高达99.51%。

此前在2022年度业绩报中,恒大物业曾表示,其将根据相关法律及适用协议,尽力采取合理的措施向相关方追收各类应收款项,包括但不限于已经拨备减值的应收款项,及因不满足收入确认条件而暂未计入收入的应收款项。

关联推荐:

恒大物业资不抵债,核数师给半年报打上“非标准”标签

恒大物业134亿悬案背后的103位“帮凶”

恒大物业134亿元“案中案”




相关标签:

物业K线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